印度焦慮症父母上線,只為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本來以為只有大人的世界才會很卷,沒想到在小朋友的世界也已經捲到無法想像的樣子了。誰能想到,從幼兒園入學擇校的那一刻開始,小朋友和家長們就開始面臨著擇校難和麵試難的問題?

如果家長們為孩子選擇了一所以窮人家的孩子入學為主的公立學校,那麼家長就開始對孩子的未來生出無限的擔憂;如果家長選擇從幼兒園開始,就開始緊抓孩子的教育,將孩子送入一家多語言教育的私立學校,那麼家長可能會認為孩子從一開始就贏在了起跑線上。

想必從《起跑線》這部印度片上,就已經反映出很多為孩子教育問題所擔憂的焦慮型家長們的心態了。

“贏在起跑線上”真的是對的嗎?這是本片留給我們的值得深思的問題。

關於“要讓自己的孩子贏在起跑線上”這個大眾熱議度較高的話題,在這部融合了喜劇和社會現實的印度電影《起跑線》中,讓我們看到了一對印度中產階級的夫婦是如何因為孩子的教育問題從焦慮走向釋懷的。

影片中的男主拉吉·巴特拉是一位從年輕時候就跟著爸爸在舊市街時裝裁縫鋪學做生意的年輕人,他有一次在自家的店舖裡面邂逅了時尚感超強、長相美麗的女主米塔,並按照女孩米塔的要求為她量身定做了一件美麗的衣服;時至中年的拉吉經過奮鬥自己成為了舊市街時尚工作室的老闆,如今的他生活富裕,家庭美滿,他們在生活了很久的舊市街有舒適的房子和良好的鄰里關係,拉吉在外面的舊街市經營服裝店,妻子米塔則全心全意在家照顧女兒皮婭。

只是,生活的一系列波折和變動,全都從妻子執意要送女兒皮婭進入一家《指南雜誌》排名前五的幼兒園開始了。

1. 換住學區房

拉吉的本意是讓女兒皮婭像自己小時候一樣進入到一所公立幼兒園學習就可以了,但是妻子米塔堅決不同意。米塔之所以對於拉吉提議的公立學校不贊同,而對名校類的私立學校有這麼大的執念,是因為在米塔的觀念裡認為:英語在印度不僅僅只是一門語言,它還是階級的象徵,進入這個階級最直接的途徑,就是進最好的學校讀書。

米塔認為讓女兒從進入最好的幼兒園開始,就能盡最大可能的保障女兒長大以後能考入最好的大學,從而能夠擁有燦爛的未來。而不會再像他們夫婦倆一樣因為不會說英語、沒有接受過更好的教育而被社會精英階層所鄙視。

印度曾經作為英屬殖民地,它的官方語言就是英語;也是上流社會和精英階層必須具備的語言之一。

而不會說英語,只會說印地語的話,即便是有不錯的財富,也會被所謂的上流社會排擠在外,就如同拉吉夫婦這樣的小富人群,在一些不成規則的社會價值觀中,會被認為是很土的、不入流的群體。

而關於富人階級、中產階級、貧民階級之間的階級對立問題,全都因為家長為孩子的擇校問題而被一起捲入到整個教育體系中。

為了讓女兒皮婭拼進名校,米塔勸說丈夫拉吉把新家從舊市街換到了高檔社區的學區房,這一波操作果真讓拉吉夫婦見識到了從中小學到幼兒園階段的入學競爭大戰。

夫妻二人經歷過了富人階層的冷漠態度、拉吉深夜排隊拿申請表的辛苦、夫婦二人諮詢顧問(據說一些家長在剛懷孕的時候就來了)並一同做面試培訓的努力。

但是依然有4所學校都拒絕了皮婭,根據諮詢顧問的反饋,拉吉夫婦二人得知女兒皮婭被拒的理由有些可笑:這些學校不想讓服裝店老闆的孩子入學,因為學校認為他們的父母沒有接受過良好的教育,對於孩子的教育也不會有過多的關注。

還未入校,僅僅還是幼兒園階段,學校就已經開始以家長所處的社會地位作為孩子是否有資格入校的重要參考了。

幼兒園都能捲成這樣,也難怪家長們焦慮和壓力大。

那個排名第一的德里文法學校最終成為了拉吉夫婦拼力要去搶占名額的唯一一所私立名校。

拉吉甚至想到用錢打通關係,但還是以失敗告終。

已經被折磨得失眠變得焦慮的拉吉從諮詢顧問那裡了解到,每所學校有必須預留出25%的名額給貧困家庭的規定,即“RTE”。在社會階層上“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拉吉,在諮詢顧問和妻子米塔的建議下用了最後的辦法:拉圖夫婦打扮成了窮人,以貧困生的名義申請德里文法學校的名額。

2. 搬進貧民區

不得不說拉吉夫婦為了女兒能夠進入私立名校確實夠拼,他們又從豪宅搬進貧民區一個月裝窮人,不停地撒謊以應對學校“RTE”(即25%的貧困學生能夠進入私立學校的受教育權)的審查。

在貧民區生活的期間,拉吉看到了貧民階層的人民生活得艱苦和人心的善良,這是他在富人階層感受不到的人間溫度。拉吉的貧民朋友希亞姆·普拉卡什,以為他是一個破產的新窮人,不僅帶他一起去工作,還會把自己的工錢留出來給被扣光工錢的拉吉,他甚至願意以自己生命的代價去碰瓷開車的陌生人,為的是能夠拿到私了的錢給拉吉的女兒皮婭交學費。

皮婭在富人區因為只說印度語不說英語而交不到朋友,但是在貧民區她有了莫漢這樣可以帶她一起開心玩耍的好朋友。

拉吉用不光彩的方法為女兒皮婭拿到了“貧困生“入學資格“RTE”,朋友希亞姆的兒子莫漢卻沒能如願入校。

這些讓拉吉感到自己有些卑鄙。

拉吉為自己“混蛋”的行為感到羞恥,促使拉吉出資向一所公立學校進行捐贈和資助的契機就在於此。他資助了貧民朋友希亞姆的兒子莫漢所讀的學校,為的是能讓所有窮人的孩子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

希亞姆本著善良的心去拜訪資助者的時候,得知了真相,拉吉為此道歉,而希亞姆說出的這一番話,道出了印度社會的種種不公平現狀和貧民在生活上遇到的困境:

“政客搜刮窮人的糧食,建築商掠奪他們的土地,最後連我們孩子上學的機會也要被你們偷走了。”

“為什麼?因為如果我們的孩子受教育了,會說英語了,誰還來伺候你們?”

“現在你倒是在做慈善,可是我們不需要施捨。我只想要我孩子的權力,他的權力被你奪走了,給了你女兒”。

所謂的貧民的受教育權,可能更多的時候只是一個幌子。

3. 為教育伸張正義

拉吉在一次學生表演的公演上當眾向眾多家長揭示了女校長買賣名額的事實,雖然這所學校曾經就被媒體報導過但是被壓了下來;但是附和拉吉的家長還是少之又少。因為家長們手裡沒有足夠大的權力去製約女校長,也沒有足夠大的勇氣去為正義伸張。

拉吉最後打算去學校向那個以“清廉、正直”形象的女校長面前說明情況,讓女兒皮婭退學;不料女校長坦白的暗箱買賣名額的生意操作讓拉吉目瞪口呆。

原本出身於貧困家庭的女校長,在事業有成、可以掌管權力的時候,不僅沒有用手裡的權力去為貧困階層的家庭多做一些事,反而是拿起手裡的權力去向曾經在上學的時代那些嘲笑過她的富人階層去報復,因為他們的孩子入校必須要看她的臉色。

而這樣的暗箱操作似乎又成了舉報無門的霸王制度,因為如果想舉報的話,似乎也走投無路。

因為當拉吉明確向女校長表示將不擇手段一定要把皮婭已經得到的名額還給莫漢時,女校長表示:“你想找誰幫忙呢?媒體、政界人士、警察嗎?可他們的孩子也在這兒讀書呢……”

本來是為了維護社會良好秩序而誕生的一些機構,在捲入這樣的以自私主義盛行的教育制度中時,已經變成了生意鏈上的一份子。

女校長才是貧困生名額買賣的始作俑者,她一方面把原本應該公正的教育變成了一樁斂財的生意,一方面在濫用自己的權力去徇私舞弊。

所謂的名校,到最後只是一場於面子上並不好看的金錢交易而已,教育的本質讓人大跌眼鏡、驚詫不已。

誰能想到,一個幼兒園兒童選擇就讀私立學校的事情,竟然揪出出社會多方機構錯綜複雜的利益牽扯。

影片以米塔選擇讓女兒皮婭進入他們夫婦二人資助的那所公立學校作為結尾,立意昇華。

這不光是為他們為女兒皮婭選擇了一所價值觀正確的學校,也是他們二人自己學習到的一堂人生課。